我不知道平常人都是怎麼吃水煮蛋的

 

在我家, 就是帥氣的往桌上大力的「ㄎㄚˋ」

蛋殼碎了, 就可以撥來吃哩

 

但在磨坊主家, 第一次到他爸媽家作客, 我們剛飛行了二十八小時(加上轉機等待時間)

我的腦子還在適應德國的一切, 我的身體是臭的

我根本不想脫外套, 但二姐和磨媽關心地問我會冷嗎? 

我只好把外套脫了, 「掛在椅背上」

逼逼!!! 此時我只覺得大家一直看我

 

隔天去二姐家作客, 我才發現, 「衣帽間的存在是做什麼的??」

我才驚覺昨日犯下的「怪異」舉動

 

回到「解剖」水煮蛋的過程

當時磨爸坐我隔壁, 他看著我豪邁的往桌上一敲

淡定的表情裡, 顏面神經似乎太過驚訝的想跳幾下

 

我看著磨爸, 磨爸看著我

下一秒, 磨爸便用右手上的小湯匙

左手拿著水煮蛋, 用小湯匙的底部, 輕敲了蛋殼 

 

 

當下我其實是很想驚嚇的跳到椅子上

尤其是剛下飛機不久, 就立馬到了磨坊主爸媽家

 

 

 

我可以確定的是, 並不是每一家西方人都是用這種方式吃水煮蛋,

也不是每一戶西方人家, 都有衣帽間, 讓客人掛外套、圍巾、放手套等

 

 

可以確定的是, 和磨坊主在家, 我們兩吃水煮蛋時, 是互相敲對方的額頭, 把蛋殼弄破

在家以外的地方, 我學會了用小湯匙輕敲蛋殼, 這種我俗稱為「posh way」的吃法

我們家也有衣帽「間」, 但只是短短的一排掛鉤, 在玄關門口的後面

並不像磨坊主爸媽, 是完完全全真的一個小空間

 

回到家我還是習慣到房間脫外套, 在把外套掛起來, 或者放在椅背上, 磨坊主也是如此

如果我們去他爸媽家, 或者二姐家, 一進門問候後, 立馬自動脫外套, 放在衣帽間, 再做其他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ulshyh 的頭像
julshyh

julshyh的部落格

julshy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